天奇阿米巴魏武挥:我坚决不同意今年是VR元年

知名自媒体IT TALKS作者魏武挥(远)-2

魏武挥又开炮了。

不过,魏武挥对于网红直播似乎并不看好,“网红直播现在开始搞 VR 了,就上个月,柳岩直播给人按摩,有一点小小的情色,有 600 万用户关注。”他说,“但柳岩直播完了以后,VR 直播入口已经撤了,从生意的角度来讲他们肯定踩到一个大坑,这里面的成本非常高。现在更多的直播还是赛事,柳岩去按摩这种事情就算了。”

今年五月,魏武挥曾撰文称,VR 很有可能迎来类似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大崩盘。尽管 VR 代表着未来的发展趋势,但 VR 产业一方面面临着内容的欠缺,另一方面,真正意义上 VR 设备的消费级价格依然存在相当高的门槛,产品的重量、眩晕感这些细节问题也正困扰着很多厂商。除了人们熟悉的新媒体的实践者、研究者和批判者,魏武挥的另一个身份是天奇阿米巴的合伙人,“我们会在 VR 的内容上做一些早期投资,因为就目前来说,无论使用什么设备,其实都没东西可看。”魏武挥说,“我自己在家里花一万多块钱装了一台,摆弄了一两个小时,就搁下了,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可看。”

魏武挥觉得 VR 内容需要一个引爆点,就像阿凡达之于 IMAX——也许在 2009 年电影上映的时候,没有多少人能想得到 IMAX 技术诞生于 1967 年。在长达三四十年的时间里,IMAX 只是一个找不到商业化路径的技术,仅仅被科技馆和天文台拿来播放科普纪录片。但有了一个引爆点内容的驱动后,IMAX 迎来了飞速的增长。2009 年,阿凡达在中国 14 家 IMAX 影院的总票房收入超过 1.6 亿 人民币,平均每块屏幕的票房超过  1000 万元。

“我们一直在讲 VR,一边讲硬件,一边讲技术,到底谁更重要?我们基金的看法是现在硬件可以停一停。”魏武挥说,他认为 VR 设备 (不是塑料盒子) 的成本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降下来,这会限制它的普及,“我们指望是说会有一个引爆点的内容出来,然后就会卷入到更多的人生产硬件,来生产这个内容。”

VR 网吧是个“蛮有趣的方向”

“有没有人想到互联网怎么起来的——网吧。这两年网吧已经不行了,但原来网吧的牌照是很贵的。”在魏武挥看来,类似网吧一样的 VR 体验吧会是个“蛮有趣的方向”,这里的逻辑在于,VR 设备对大众消费者来说还是太贵了,而愿意购买设备的人会发现自己和魏武挥一样没什么东西可看,但如果只是花点钱“玩一玩”,两者肯定都不会反对。

实际上,一些创业公司已经在这种业态上做出了探索,有数据显示,VR 体验馆已有 2000 家左右,从业者普遍使用的 VR 设备为 HTC Vive,游戏内容则来自于 Steam 及硬件厂商应用商店。相当数量的 VR 体验馆都选址在大型商场里,一方面这里的客流足够多,另外商场也希望这种新奇的东西能够为自身引流。

但 VR 体验馆同样面临成本与内容的考验,过于单薄的内容很难让用户产生黏性,而在成本方面,硬件本身价格不菲,再加上同样昂贵的场地租金,即便最便宜的 VR 体验馆的价格也在 200 元/小时左右,这显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。 实际上,VR 产业的坚定支持者 Nvidia 也认为 VR 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爆发,这家公司的 CEO 黄仁勋在 6 月的一场个人演讲中指出,现阶段人们忽略了 VR 头显体积大、线缆的限制、眼镜分辨率等很多问题。同时,目前的虚拟世界还不遵循现实世界的物理定律,构造也不够完美真实,未来 VR 解决这些问题还需 20 年。

VR 视频和电影或许是另一个不错的切入点,但绕不过去的还是成本问题。在目前,大量的订单都来自企业,他们会为自己的公司制作各种各样的 VR 宣传片或广告,用这种新奇的方式吸引用户购买商品。内容开发商也不愿意为寥寥无几的个人用户拍摄 VR 视频——这不是拍得好不好的问题,而是根本没人看。

“你的设备要足够好、投入足够多,拍出来的东西才会好看。”魏武挥说,“老实说,我觉得我看过的最好的一个 VR 视频是一个日本电子烟生产商做的,因为他们会为了促进销量不计代价做这个东西。”

我坚决不同意 2016 年是 VR 的元年

直播是在游戏和视频之后又一个“VR 化”的行业,比起看电视,VR 直播更能够弥补观众无法亲临现场的那种遗憾。6 月 3 日,明星柳岩入驻花椒线上直播平台,借助 VR 技术,与花椒员工大玩“男神”游戏,引来 2000 万观众围观。去年,NBA 同样试水了一次 VR 直播,腾讯在直播 BIGBANG 澳门演唱会时也提供了 VR 直播。

“市场上有一堆做塑料盒子的小公司,暴风就是做塑料盒子起家的。但今年倒闭的塑料盒子会特别多。”7 月 21 日,魏武挥在 中国建投集团主办的 JIC 投资沙龙中表示,“所以暴风现在开始转向内容,从硬件慢慢转向内容,所谓的暴风影音。”

而除了体育赛事之外,综艺节目恐怕是国内视频网站最愿意去植入 VR 直播的。实际上包括《我是歌手》、《超级女声》、《我是大歌神》等节目,都已经开始与 VR 视频提供商合作,提供一些全景全方位记录的 VR 视频。虽说目前对于这种尝试还没有在观众心中达到火爆的现象,但是它的新体验还是满足了不少人的新鲜感。

“现在直播主要的能够看到钱的就是体育赛事、综艺节目、演唱会,本来在电视里面看到的就是直播,现在是这块内容的 VR 化。” 魏武挥说,“这里面最有名的一家公司就是 NextVR,有二三十项 VR 的专利。”

尽管 VR 已经接棒 O2O 成为了目前最火热的互联网概念,但主流的观点依然认为 VR 的普及需要相当长的时间。在上个月,TrendForce 旗下研究品牌拓墣产业研究所发布了最新的研究报告,这份报告显示,在供应状况乐观的情况下,2016 年一般 VR 设备 (不含移动 VR) 出货量预计会达到 900 万台,预估 2020 年将攀升至 5000 万台,复合年增长率达 53.5%。另一家市场分析机构 IDC 也预测,今年将有 960 万 VR 头显出货,而这个数据会不断飙升,到 2020 年才会停止增长,趋于稳定。

而对于时下流行的“VR 元年”的说法,魏武挥表示自己“坚决不同意”——“我是坚决不同意 2016 年是 VR 的元年,现在还非常早,所谓的元年都是要非常大的钱投入进去。”魏武挥说,“如果今天有一个类似于像《阿凡达》这样的电影出来的时候,那 VR 的元年才算到。”
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为网上采集的文章、图片,出于对行业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若本文章涉嫌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向info@idform.cn进行反馈,核实无误后进行删除

© 2013 ShenZhen IDFORM Industrial Design Co.,Ltd.

深圳南山区南山大道1088号南园枫叶大厦11j

0755-89969287

粤ICP备13013459号-1

工业设计,产品设计,外观设计,深圳工业设计公司,深圳工业设计,深圳艾德方工业产品设计公司